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产业

西沐:抓住机遇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

2015年11月18日 10: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字体:↑大 ↓小】

   近日,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文化产业智库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西沐,在参加由重庆市人民政府与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社会文化司主办的中国重庆文化产业高级人才研修班授课过程中,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并强调,要抓住机遇,尽快建构并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

  

 

  据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了解,前不久发布的由西沐主笔、中国文化产业智库研究中心出品的《中国文化金融产业发展年度研究报告(2014)》指出,要围绕文化资源的资产化、金融化、证券化(大众化)这一核心,大力发展我国文化资本市场、要素市场及文化金融产业创新业态。特别是在近期,要抓住快速发展文化资本市场、要素市场这一战略契机,大力发展证券市场、股权市场、债权市场及互联网文化金融市场。从目前的大趋势看,十三五规划的实施会进一步快速推动各行各业的创新创业,下一步股权投资市场将成为推动经济快速发展的加速器,成为文化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热点。西沐呼吁,在新三板试点的基础上,根据文化资源的特性与产业发展特征,有必要建立与这些特征与特性相对应的股权投资市场,并发育其市场体系与监管体系,抓住机遇,亟需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

  西沐指出,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是文化金融及其产业发展的需要。《中国文化金融产业发展年度研究报告(2014)》是我国首份关于中国文化金融及其产业发展的年度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从中国文化金融及其产业发展的金融业态分析,我国文化金融产业发展的规模已经突破1万亿,接近11000亿的规模水平。估计2015年,会有一个更为迅猛的发展,预计相应的发展规模会达到13000-14000亿。我国文化金融及其产业的发展,正在从认识上走出“文化+金融”与“手段+工具”论的视野,正在进入建构价值链基础之上的文化金融产业生态链的发展轨道。西沐提出,认识文化金融及其产业的发展的三个维度论。即文化金融及其产业发展需要关注三个维度:文化资源资产化、资本市场与要素市场、文化金融业态。其中,资本市场与要素市场是基础,资源资产化是核心、是根本,文化金融业态发展时重点、是载体。围绕这三个维度,报告揭示文化金融及其产业发展的不同趋势:资本市场体系发展的基本格局,表现出:证券市场还是最大市场,也是最具吸引力的市场;股权投资市场虽然不是最大市场,但发展潜力巨大;并购市场巨大,是最具活力的市场;互联网文化金融市场起步快,资金聚合力强,是中国文化金融资本市场体系发展最具爆发力的市场。金融业态发展的基本格局,表现出:银行业态为最大规模,是基础,显示了银行业创新对中国文化金融及其产业发展的重大意义;证券市场业态在最具活力,是中国文化金融及其产业金融业态发展中的重要也是最活跃的领域。产业业态发展的基本格局,表现出:虽然新闻出版业还是市场的主要力量,但演艺音乐、动漫游戏业与艺术品产业发展趋势明显,且资本参与积极,是中国文化金融发展的产业业态发展的活跃领域;同时,不可忽视的是,在资本的追逐与内容产业互联网化、电子出版、互联网基础设施等的融合推动下,中国文化金融产业发展潜力与速度会进一步显现。

  对于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的必要性与意义,他指出:

  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特征源于文化资源的特性的特殊性决定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文化资源是最为独特、最具战略价值的民族财富。我国有五千多年的历史,文化资源量多面广,储藏丰富;第二个前提是文化资源是依靠不断的价值发现来整合提升价值的非标性资源,价值评判复杂、多元,与其他传统产业资源差异大;第三个前提是由文化资源本身的特性,即复用性、增值性、再生性、环境的友好性决定的;第四个前提是文化资源的融合能力强,这不仅表现在基于文化资源新业态的不断生发,更重要的是它对其他产业业态,特别是传统产业的融合能力强。这些资源与产业特质,决定了文化资本市场的发展发育、风险辨识、监管等,有更多独立性与特殊性。

  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是基于新三板市场发展迅速,具备了一定的市场基础、规模及发展运营经验,风险识别与监管工作的适配也做了不少的创新。据统计,截止到2015年10月上旬,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已经超过了四千多家,流通股本接近一千亿的规模。这一发展的动力,一方面是源自于中央在大力推动新三版市场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现实积极的市场需求。特别是近几年,随着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推动,我国文化产业与文化企业有了长足的发展,一批符合文化新三板市场的文化企业不断涌现,相应的产业体系与支撑体系也在不断建立。

  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是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一个“共享”发展理念在文化领域的重要体现。共享经济,要人人参与,才能够人人共享。在我国资本市场中,有两个基本状况:一是,股权投资市场的比例偏低,企业的融资成本相对偏高,虽然其他的融资方式风险相对较低,但是收益也较低,因此,在文化资本市场,要为敢于、勇于能够认知、驾驭并承担风险的一批高端客户,开拓股权融资市场,提供更多更好的投资产品;二是随着资产的变现市场问题的出现,债权投资市场的风险在加大,股权投资市场的发展可以说备受关注。

  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的前提,是股权投资市场的法律已经在不断完善。从目前来看,股权投资市场中最基础的法律的保障问题已经有了切实的保障,合法投资人的权益是能够得到有效保护的。所以,在西沐看来,文化新三板这一股权投资市场的主要风险,可以说不是法律的风险,而主要是经营风险。

  近几年,我国文交所经过探索发展,特别是不断成长起来的一批管理规范,勇于探索创新的先进文交所,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运营基础与人才、监管与客户等发展基础,既有惨痛的教训,更有不断积累的经验,可以说是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建构的重要支撑体系与运营主体,也是文化新三板的重要现实基础。

  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还需要搞好顶层设计与规划布局。新三板的推出,特别是2013年底,新三板方案突破试点国家高新区限制,扩容至所有符合新三板条件的企业。在西沐看来,这一变化,不仅仅是支持高新技术产业的政策落实,或者是三板市场的另一次扩容试验,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为建立全国统一监管下的场外交易市场实现了积极的探索,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经验积累。为此,西沐建议,尽快研究文化新三板市场建构的顶层设计,搞好规划,认真试点布局,具体可以分为三个大片,北方片:可在北京、山东选择试点;南方片:可在上海、广东选择试点;西部片:可在西安、重庆选择试点。

  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不仅可以成为文化企业,特别是小微文化企业的融资平台,提高文化企业、包括小微文化公司的治理水平,推动文化资源价值发现、为价值投资提供平台,通过有效的监管降低文化股权投资的风险,成为重要的文化资本市场、如私募股权基金等新的退出方式,而且,可以进一步聚合与释放社会资本进入文化资本市场与文化产业领域的积极性,壮大文化资本市场,推动文化产业与文化建设又快又好地发展。

  西沐表示,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还需要尽快重视与处理好以下几个重要问题:一是要解决好风险教育与也有创新的适配问题,要扭转只重视业务创新而忽视风险教育的状况;二是解决好改善好文化新三板流动性的问题;三是要研究探索相应的支撑体系,解决好文化新三板挂牌公司定价难的问题;四是要研究探索相应的管理办法与手段,解决好文化新三板挂牌公司股票价格的稳定性问题;四是要架构相应的管理办法,解决好文化新三板股权投资市场中的企业选择问题,由于新三板企业是注册制挂牌,不是上市公司,发展水平良莠不齐,而新三板在自然人投资门槛比较高,如何选择挂牌企业,对市场发展意义重大,发展专业基金是基础;五是要研究探索新三板制度的监管问题,在受到主办券商的督导和证券业协会的监管的同时,还要重点防止被爆炒而出现泡沫的产生。创新监管、规范监管,能够激发普通投资者的投资兴趣,吸引更多投资者进入文化新三板市场交易,增强市场的流动性。

  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对其金融监管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近年来,我国金融业改革发展速度不断加快,形成了多样化的金融体系、复杂的产品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综合经营趋势凸显。特别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十三五”规划建议,习近平主席在对建议做说明时,专门提到了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着经济健康发展。西沐认为,现代金融发展呈现出机构种类多、综合经营规模大、产品结构复杂、交易频率高、跨境流动快、风险传递快、影响范围广等特点,需要改革并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其中,基本方向就是强调要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加快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监管、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最后,西沐特别强调,在《中国文化金融产业发展年度研究报告(2014)》中提出的:要注意反对各种形式的伪文化金融及其创新,反对任何意义上的以文化金融及其创新为恍子而进行的金融犯罪;要全面看待文化金融及其产业的发展,现在有一个误区,不去谈文化资源的资产化、金融化这一核心,而仅仅强调金融机构、资本市场为文化产业及其企业进行金融与资本服务,虽然这一点非常重要;要抓住文化金融及其产业发展的核心与主线,在发展过程中,分清战略与战术,远与近,轻与重,不要将文化金融及其产业的发展泛化或走样,把不同层次、不同向度、不同领域的问题混在一起。这也是尽快建构设立我国文化新三板市场工作发展过程中应该注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