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音乐剧之王”《剧院魅影》诞生29年首次来京

2015年11月19日 10:49 来源:北京日报 方非

  

  ?《剧院魅影》彩排照。本报记者 方非摄

  昨晚,对于北京文艺圈来说,是一个值得记录的夜晚。堪称“音乐剧之王”的韦伯经典音乐剧《剧院魅影》在它诞生29年后第一次来到北京。虽然前天晚上是该剧首次在京露脸,但昨晚才登台的A组演员似乎表明,真正的大秀刚刚开始。

  5号包厢的双重神秘

  18时不到,正门北侧售票厅里已聚集不少人,他们都是早早通过电话、网络购买了演出门票的观众。不时还有市民急匆匆来到售票柜台前询问,“今天的票还有吗?”可惜,全场门票已全部售罄。

  很快,入场检票开始。第一对通过安检门的年轻夫妇季亦谦和董轶佳非常兴奋,“我们夏天就买好票了,以前看电影版《歌剧魅影》时就特别想看音乐剧版。特地选了这场,是因为今天是他32岁生日。”妻子甜蜜地说,今天严格来讲是一家三口来看戏,“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四个月大了。”

  由于进场时间尚早,距离安检门不远的面具墙很快成了热情观众的游乐场。这里悬挂着25张“魅影”的面具,大家纷纷躲到面具后面露出调皮表情拍照留念。几米开外的《剧院魅影》衍生品销售柜台更是人头攒动,钥匙链、面具、雨伞、原声CD、文化衫等十多种纪念品各具风味,其中100元一本的演出节目册最受欢迎。

  19时,观众经过第二次检票正式走进布置停当的“巴黎歌剧院”,走进魅影的“家”。虽然宏大的舞台边框装饰因为剧情被暂时包裹起来,但观众依然忍不住惊叹于眼前的酒红色剧场。惊叹之外,还有那么点儿紧张的是5号跌落式包厢的观众。在《剧院魅影》的故事中,巴黎歌剧院5号包厢是由魅影长期租下的。昨晚直到19时15分,这个有16个座位的包厢里还只有第一排坐着一位年轻观众,仿佛魅影的信使真的被派来这里传递消息。这位中国传媒大学社会学专业一年级的学生梁智健,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抢到这个位置,“我当然知道这个包厢的意义。早在广东佛山一中上学时,音乐老师就给我们放过《歌剧魅影》的碟片,我从此喜欢上了音乐剧。”梁智健说,他拿到票后第一时间就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分享了5号包厢的典故。真的身临其境,尤其是别的观众还没来,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儿的十几分钟,那种现实与戏剧之间模糊难辨的隐秘氛围,让他获得了双重神秘享受。

  无伤大雅的小瑕疵

  19时30分,演出准时开始。短小的拍卖会引子过后,巴黎歌剧院巨大的枝形水晶吊灯缓缓升起,19世纪的巴黎歌剧院在人们眼前露出金碧辉煌的面貌。伴着背景音乐,梁智健忍不住悄悄流下泪来,“这么多年,我终于看到了。”就在开头这一段,这种异样的感觉很多观众都有,有人说自己“毛孔都竖起来了”,有人则感到“一阵阵战栗”。

  剧情很快展开,舞台上,歌剧《汉尼拔》的排练松散、邋遢、笑料百出。名不见经传的伴舞克莉丝汀被同伴推荐做替补歌唱演员,一曲《想着我》初试莺啼,明亮的音色让剧中巴黎歌剧院的演职人员惊诧,也让剧外的现场观众感到震撼。还顾不上回味这歌声,紧张的剧情就把人们带入一个接一个的高潮段落。

  克莉丝汀一唱成名,登台首晚就重遇自己的少年伙伴、拉乌尔男爵。就在男爵向她表达爱意时,魅影却忽然出现在化妆间里,将她劫持到剧院的地下宫殿。地下暗湖的“水面”上升起一盏盏明灯,克莉丝汀和魅影接连唱出多首著名唱段。有些曲子对观众来说,已经熟悉到可以跟着哼唱的地步。

  仅仅在上半场,音乐风格就已有正歌剧、喜歌剧、音乐剧等,演员的唱法在美声、流行、摇滚等风格中切换自如。伴随《汉尼拔》《耳背公爵》两部戏中戏的演出,舞美风格也在19世纪巴黎歌剧院、古罗马时期和17世纪法国之间变换,丰富的视听呈现令观众应接不暇。

  下半场,第三部戏中戏《唐璜的胜利》在音乐张力上更胜一筹,展现出西方歌剧现代化的一个缩影。可就在魅影借着演《唐璜的胜利》掳走克莉丝汀后,饰演拉乌尔男爵的演员和饰演芭蕾总监的演员的随身话筒都出现了问题。芭蕾总监的最后一句台词伴随着噪声,拉乌尔的最后一句台词则完全没能扩音。不过,现场观众始终被紧张的剧情牢牢抓住,并没有被这个小瑕疵打扰。

  说不完的“震撼”

  当出现在拍卖会上的猴子音乐盒再次奏响《假面舞会》乐章时,剧院新年舞会的狂热不再,爱人克莉丝汀的歌声和信任不再,只有地下宫殿里魅影孤独的身影对着观众,这个结局触动了每个人的心。

  22时10分,在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全体演员接连谢幕三次。当场灯打开,人们陆陆续续走出剧院时,“震撼”“真棒”之类的字眼儿不绝于耳。

  梁智健对这一晚演员的表现非常满意,“我看过该剧很多个版本的光碟,发现今晚台词的翻译很北京本地化,比如‘一群土鳖’‘到十渡去找我’。”在所有的唱段中,克莉丝汀在父亲幕前的一曲《愿你回到我身边》最让他感动,“演员唱得特别动情。”

  昨晚来看演出的央视主持人朱军觉得,“最让我震撼的是整个舞台,前前后后每一个演员、乐手、舞者和所有工作人员的配合度。如此繁杂的舞台装置能配合到这样,真的挺不容易的。”著名歌手毛阿敏激动得竟有些语无伦次,“制作非常精良,观众一直沉浸在这个戏里。其实很多唱段都很熟悉,但在现场看的感觉跟听唱片很不一样。”

  曾在中国歌剧舞剧院做舞台工作40年的刘弼颇为感慨:“要是单纯从技术角度看,这部剧的很多效果我们实现起来完全没有问题,但咱们的民族歌剧必须先把内容做好。所有工具都是为内容服务的啊。” 本报记者 李洋

  小建议

  乐池座位应标清排号

  “我的票是‘乐池5排’,可这儿怎么只有3排座椅啊?”昨晚,一部分前排观众找座位时有点儿犯晕。原来,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内,最靠近舞台的乐池座位虽然是临时加的,但它与后排座位几乎没有区别。座椅同样是红色,同样弧度地摆放,座位下还是同样的地板,这让很多观众完全没认出来这三排座位的特殊性。此外,乐池座位本来最多可以有五排,《剧院魅影》有一支小型乐队占据了前两排空间。但乐池地面上并没有标注座位排号,观众手里的票上也没有特别说明,许多观众刚坐下就被告知坐错了,不得不频繁调换,一时有点儿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