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记录100个村落 只为文化传承

2018年01月11日 11:1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体:↑大 ↓小】

  纪录片拍摄的福建东壁村村民收海带

  大兴安岭的驯鹿村、新疆最西北喀纳斯的禾木村、云南普洱澜沧县的老达保村、福建闽东海边的东壁村……近日,以存档东方村落为出发点的纪录片《了不起的村落》在腾讯、优酷、爱奇艺等视频平台播出,勾起了不少人的“乡愁”。

  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文化让千千万万古村落根植在中华大地上,成为一道道美丽的风景。村落里留存着一代代人生于斯长于斯的童年记忆和“少小离家老难回”的乡愁根系。家族的祠堂、世代相传的祖居、槐树下的那口千年古井,遗存着祖辈们在劳动和生活中产生的对忧乐、生死、婚配、祖先、自然、天地的敬畏与态度,遗存着大量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了不起的村落》记录的正是这些看似简单古朴,实则深邃久远的村落文化、文明密码。其通过对100个村落的存档,力图增进大众对村落的了解,引发人们的情感共鸣——无论你来自农村或者都市,都能在纪录片里品味到异乡的新奇,又能找到故乡的影子,借此唤醒大众对保护村落文明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当前,村落正在逐渐消失,村落文明的存档迫在眉睫。就拿节目中的驯鹿村来说,如今只有一群中年人和八旬老人,年轻人也无一例外想去城市里,而不是延续驯鹿村的传统和文明。黄山木梨硔村,目前只剩下52户人家,166人,而留在村中的80%都是老人。台湾兰屿岛,如今村子会做传统拼板舟、会以独特方法捕鱼的只剩下几位年长的人,年轻人对于传统的“丁字裤”文化也不再愿意传承。

  《了不起村落》追求的不是情感的震撼和主题的深刻,它要的只是一份传承。其背后的制作团队“知了青年”大多为“90后”年轻人,他们对东方传统文化有着别样的情结。“我们离开小时候蝉鸣蛙叫的村落生活太久了,也许到我们的孩子辈,蝉鸣蛙叫就只能是故事里的一种形容了……”在谈及制作这档纪录片的“初心”时,团队表现出了对村落文明消失的焦虑。制作这部纪录片不仅出于这群“90后”内心对美好的一种坚持,更是当代年轻人对传统文化传承使命的肩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