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产业

“保守”的新媒体展和“激进”的科技艺术宣言

2018年01月11日 11:22 来源:雅昌艺术网

  导读:20多年前,中国录像艺术方兴未艾,那时的艺术先锋们纷纷迫不及待加入录像艺术的队伍,在简陋的展厅搞着“懵懂”的各种录像装置作品,也通过努力不断在国际上露脸参加各类艺术节双年展,好不容易拼下一块阵地,慢慢演化到新媒体艺术的新阶段。新千年以后,新媒体艺术终被学院接纳,几大美院纷纷设立新媒体艺术系,新媒体艺术被主流接纳然后教育和传播。新媒体艺术和早期当代艺术的轨迹大致相同,由地下转至地上,获得“合法身份”认同。回首过去的2017年,各类新媒体艺术展艺术节同样按部就班,但却少了几分先锋激进的色彩,不再持续产生人们希望中的新鲜感。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反倒是学院提倡起了新媒体艺术的“升级”决心。以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推出的科技艺术季和设计学院发起的“未-未来”教育计划为首,我们可以看到清晰的信号——拓宽媒体艺术的边界。不得不说,今天的学院首先自省,希望通过这一系列的“教改”,来更新已有的艺术和教育系统。

  媒体艺术展的社会乡村“战场”

  过去的一年,值得一提的是,媒体艺术在社会乡村的“战场”:一个是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另一个是首届中国·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二者的共同点即是同时指向媒体艺术在当地的“有效性”,并不凸显新媒体的“新”,而是在于媒介的包容性和融入性。

  首先是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不同于第一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的常规展览形式,“在地性”是本届艺术季创作的关键词。可能是看到了首届隆里新媒体艺术季狂欢后乡村的落寞,作为此次活动的总策展人爱默杨将本届艺术季的重点定位在思考当代艺术在乡村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艺术、乡村、不确定的空间”是此次艺术季主题。爱默杨认为,在隆里这样一个特殊文化背景的空间中,置于其中的艺术家及其作品将不再局限于自身意义的表达,而是弥漫整个空间,创造出新的体验和意义,彻底改变它的性质。所以,本届的隆里艺术季采用了驻地创作的方式,将艺术家与隆里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比如,德国艺术家Christain特别关注古旧建筑,喜欢从废弃建筑中寻找灵感,选择部件或材料,进行研究、创作和再造。这次创作的灵感也来源于古镇的建筑,在考察了大量的建筑现场之后,他决定在河流的中间小岛,创作一个建筑式的雕塑,引起人们对于自然、美的关注。

  艺术家 Christian Odzuc

  美国艺术家Laura则在河边建了一座弯曲的墙,墙的上面镶嵌上很多的玻璃,这些玻璃的形状灵感来源于隆里古城里面路面的鹅卵石,Laura的工作涉及对雕塑对象的研究、装置、策展项目以及与企业合作,她一直很关注人类在世界上所处的位置,探讨我们在世界上支持自己的方式,并以艺术史为参考去创造新的意义以及具有变革性的故事。

  艺术家 laura

  当然,艺术乡建不仅仅是把城市美术馆的艺术品搬到农村去展出,也不是借用乡村民俗的传统符号来做一场现代模仿秀。艺术乡建最重要的是对人的改变和对文化的改造。上海戏剧学院创意学院副院长、数字演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