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研究

郑福田委员:乡村振兴也是乡村文化重构的时候

2018年03月14日 11:38 来源:未来网

  “乡村振兴的过程恰恰是乡村文化重构的过程,建议相关部门的领导同志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充分考量文化因素,重视对文化重构的顶层设计。”全国政协委员郑福田在3月12日的全国政协小组界别会上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郑福田 贺卓辉 摄

  “老家的父老乡亲们的都在盼振兴,振兴可以解决我们的负担。很多人都认为在乡村振兴中,文化应该起到引领或推动的作用,但我认为文化和乡村振兴的其他方面是互动的关系。”郑福田如是说道。

  乡村的文化现在面临什么样的大变局?

  郑福田表示,乡村旧的文化已经瓦解,而新的文化还没有建立起来,所以乡村振兴的过程恰恰是乡村文化重构的过程。对此,他建议文化部和教育部重视文化重构的顶层设计。

  乡村的很多文化需要怎样顶层的设计?

  “我们知道乡村文化是在农业生产和生活实践中逐步形成发展的,它反映着乡村老百姓从顶层哲学宗教的层面,到中层伦理道德的层面,再到底层风俗社会的层面,都有很多的特点。” 郑福田表示,这些东西瓦解的进程非常快。原来农村的安土重迁、子孝妻贤、邻里和睦、敬老怜贫、以和为贵等乡村文化都在不同程度的逐渐改变和瓦解。

  郑福田表示,文化重构的顶层设计需要考虑六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乡村振兴的同时,要充分考量文化因素,将其纳入到顶层规划的层面去。另外,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指导进行乡村文化重构。

  第二,要充分认识到乡村振兴的困难,乡村振兴有一些事情是两难的。如要想保住农村的绿水青山,产业振兴是怎样一种振兴,是否将城镇的产业振兴拿到农村,将城市摊大?反过来,如果把不现代的因素、城市的做法拿进去,产业的振兴有的时候会变成空话,不一定好实施,这些都要充分考量。

  第三个方面,各地情况不同,规划的时候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南方乡村发展得快,收入高,条件好,雨水丰沛;北方乡村收入不高,土地贫瘠,物类不繁,民生单简。所以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做好通盘规划之下具体的分地域、分情况的考量。

  第四,多年来由于放弃了农村的文化阵地,导致工作停滞,观念落后,乡村文化现象复杂纷纭。在重视的同时要有理清家底的功夫,切合实际的设计,和能够真正推动执行,并且能够改造得好的手段。

  第五个方面,因为乡村人才匮乏,每个乡村要培养一些带头人。如果有一个产业的带头人去乡村,那么乡村的文化便能发展起来。有一个文化的带头人去乡村,产业也有希望发展起来,所以人才很重要。

  第六,要在乡村振兴过程中进一步整合农村的土地资源。现在空巢的农村很多,占了很多宅基地,一个村子可能很多户都封了门,但是土地却还被占着。要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在整合诸项因素的同时,把宅基地也进行相关的整合,该集中的集中,该撤的撤,但是要符合实际情况的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