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太极熊猫》出品方维权一审获判赔3000万

2018年04月12日 11:35 来源: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3月30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手机游戏《花千骨》侵害《太极熊猫》著作权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定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象互动)、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奇艺)侵权成立,赔偿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蜗牛数字)经济损失3000万元,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共同在蜗牛数字认可或法院指定的全国性报刊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其侵权行为给蜗牛数字带来的不利影响。

  随着一审判决的下达,蜗牛数字的法务负责人茶萍萍于4月11日在《太极熊猫》维权情况通报会的现场表示,蜗牛数字游戏的玩法规则对于一个游戏是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企业有专门的策划团队负责设计游戏玩法规则,他们在设计游戏规则的时候,既要满足对用户的吸引性和娱乐性,还要考虑游戏整体的平衡性和长久性,需要投入非常大的创造性劳动。法律对于游戏规则的保护,有利于为游戏产业营造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更有利于激励游戏创新,从而促进产出更多更好更有新意的游戏作品。

  对此,北京德崇智捷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北京故理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李刚律师认为,未来网络游戏侵权诉讼热点可能会集中在“专利”上。

  《太极熊猫》历时近3年维权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案子细节没看到,不好讨论判决结果对错。但总体来讲,如果使用他人拥有版权的游戏中的独创性的表达形式,比如游戏玩法规则的特定呈现方式,或者游戏中的美术、音乐、动画等有独创性的元素,一般涉及版权侵权。”

  据悉,《太极熊猫》是蜗牛数字开发的一款大型ARPG(动作角色扮演类游戏),于2013年底立项,2014年5月15日完成1.0版本开发,并在同年9月上线。自游戏上线以来,《太极熊猫》曾连续多月排名App Store等手机游戏应用商店榜单前列,并在全球积累了5000万用户,受到游戏行业广泛关注。

  蜗牛数字称,2015年6月,天象互动、爱奇艺运营的手机游戏《花千骨》上线后,蜗牛数字接到玩家举报,经工作人员比对发现,当时《花千骨》有大量疑似抄袭《太极熊猫》的内容。此外,在《花千骨》向中国国家版权局登记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文档中,功能模块结构图、功能流程图、功能详细设计等,均系对《太极熊猫》中武神系统的结构分析,且均使用了《太极熊猫》游戏截图。

  蜗牛数字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2015年8月5日正式立案。经过两年多的审理,2018年3月30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花千骨》游戏在游戏玩法规则的特定呈现方式及其选择、安排、组合上整体利用了《太极熊猫》的基本表达,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美术、音乐、动画、文字等一定内容的再创作,侵害了著作权人享有的改编权”。法院一审判决天象互动、爱奇艺两家公司赔偿蜗牛数字经济损失3000万元。

  爱奇艺将提起上诉

  赵占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还只是一审判决,他认为天象互动和爱奇艺上诉的可能性非常大。“这类事情在游戏行业非常普遍,相关的案例我印象中也不少,只是这个案子不同于以往的是,索赔金额和判决金额都非常高,特别是判决金额3000万,这在游戏版权侵权案件中即使不是最高纪录,应该也是特别高的了,对于两被告的影响很大,当然对于整个游戏行业也是很大的触动,如果侵犯他人游戏的版权,可能会面临高额的赔偿。”

  赵占领还进一步解释,索赔金额高比较常见,有的是出于公关层面的考虑,有的确实是因为遭受的损失巨大,也有可能两方面的原因都有。判决金额这么高,主要涉及到版权侵权赔偿的标准,首先是原告因侵权行为而遭受的损失;如果不能证明的话,就采取第二个标准即被告的侵权所得;如果还不能证明,则适用法定赔偿,最高50万元。这个案子判决金额这么高,适用的是第一个或第二个标准。

  就一审判决结果,记者随即联系了天象互动和爱奇艺。爱奇艺方面称,“此事爱奇艺已知悉,爱奇艺将在法律规定的上诉期限内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而天象互动方面直至记者截稿时仍暂未联系上。

  根据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此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游戏行业2017年整体营收近2200亿元。

  不可否认,随着游戏产业日益繁荣,网络游戏已成为文化创意产业的新增长点。开发一款新网络游戏,成本高、时间长,而抄袭一款热门游戏的成本低、见效快,面对巨大的经济诱惑,游戏产业知识产权侵权现象层出不穷。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通常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的比较少,尤其是游戏公司之间的这种维权,更多的都是带有某种象征意义,或隔山打牛、目的不局限于版权之上,对于行业来说影响更加微乎其微。“游戏公司在玩法、模式乃至画面设定上进行模仿的情况相当普遍,一般来说,只要不直接抄袭经典形象,往往不会过分地纠结于版权问题。”

  “在游戏圈内,这样的维权,过去往往也更多地流于形式,而且双方还会进行下一审的交锋。因此,对败诉方来说,负面影响也不大。”张书乐进一步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