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研究

“后四大名剧时代”,如何看音乐剧?

2018年06月08日 09:52 来源:解放日报

  2003年,世界知名音乐剧《猫》在上海热演,许多观众第一次领略了音乐剧的魅力。

  从昨天起,《猫》又一次来到上海,在文化广场与上海大剧院进行两轮演出,再度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

  《猫》与《剧院魅影》《悲惨世界》《西贡小姐》被并称为“世界四大音乐剧”。这些经典音乐剧为何久演不衰?当下的音乐剧舞台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新现象?记者专访了上海音乐学院陶辛教授。

  这只“长寿猫”有三个名字

  午夜时分,街道上万籁无声。突然,音乐打破了宁静,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出现在舞台上。车灯扫过一大片瓶瓶罐罐后,短暂地捕捉到了一只猫快速掠过的身影。这是一个特别的夜晚,一个名为“杰里科”的猫家族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狂欢……

  这是音乐剧《猫》的开场。1981年,这群“猫”在伦敦西区诞生,首演就一炮而红。第二年,作曲家韦伯带着《猫》来到美国百老汇,凭借着合家欢的题材和精美的制作,成功吸引了美国观众的目光。当时,朋克、摇滚和迪斯科音乐正风靡美国,音乐剧已经成了一种老掉牙的消遣。谁也没想到,来自英国的这只“猫”带领百老汇走出了音乐剧的“大萧条”时期。

  37年来,这只“长寿猫”去到世界各地30多个城市巡演,几乎都获得了满堂喝彩。在上海音乐学院陶辛教授看来,《猫》的魅力首先在于既好听又好看,它的视听效果可以满足不同年龄观众对一部音乐剧的基本审美需求,可谓老少咸宜:在音乐上,《猫》将摇滚和古典运用到极致;在编舞上,它将现代舞和芭蕾相结合,新潮又复古。

  除了引人入胜的视听效果之外,它还是一部值得玩味的音乐剧。《猫》的故事改编自英国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艾略特的童话诗集《老负鼠讲述的世上的猫》,描述了杰里科猫族每年都要举行一次舞会,众猫会在这一年一度的盛大聚会上共同选出一只大家认可的猫,带着祝福进入天堂。艾略特曾说:《猫》有三个名字:亲切的小名、神气的学名和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隐秘符码。如果说载歌载舞、歌甜舞酣是这部戏最直观的“小名”,整部戏清晰的戏剧线索是《猫》的“学名”,那艾略特所说的“隐秘符码”则难以言说,在看似简单的情节线索背后,似乎还存在另一条更深的线索,值得观众自己在戏中探索体会。

  “四大名剧”启蒙观众

  当年,作曲家韦伯想要以艾略特的童话诗集为题材创作这部音乐剧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他疯了:谁想要看一群猫在台上唱唱跳跳?而且还是人演的猫?

  艾略特的遗孀知道了韦伯想要将这本诗集改编成音乐剧的想法之后,找出了当年从未出版过的手稿,把《魅力老母猫格里泽贝拉》的故事交给了韦伯。韦伯读了这个故事后,决定把这只猫的故事作为全剧的亮点:一只受到猫族排挤的猫,带着自己的回忆重新得到猫族认同。由这只猫演唱的《回忆》(Memory)成为了世界知名的音乐剧唱段,韦伯称之为“一首普契尼式的小曲”。当魅力猫站在舞台中央,一时间往日的酸甜苦辣全部涌上心头,它用一生的体验与回忆唱起了那震撼人心的旋律。“新的一天”对于大多数猫来说都是美好的,但对于青春不再的它来说却意味着离幸福的回忆更远,离衰老与死亡更近了一步。最终,它凭借这首曲子获得了重生的机会。

  《猫》并非韦伯唯一的代表作,他所写的《剧院魅影》也是音乐剧的经典之作。故事改编于法国作家勒胡的同名小说,自1986年在伦敦西区首演以来,长盛不衰,成为伦敦西区第二长寿的音乐剧,并于2006年打破了由《猫》创造的连演纪录,成为了百老汇历史上最长寿的音乐剧。

  与《猫》和《剧院魅影》同样风靡全世界的还有《西贡小姐》和《悲惨世界》,它们被并称为“世界四大音乐剧”。这四部均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音乐剧,多年来风靡全球,取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对于大多数中国观众而言,这四大名剧是音乐剧的启蒙之作,也是音乐剧的代名词。2002年,《悲惨世界》曾在上海连演21场,场场爆满,最后一场演出时连过道上都坐满了观众。2003年,《猫》在沪连演53场,同样成为城中盛事。

  题材风格越来越多元

  陶辛教授认为,如果把80年代问世的四大经典音乐剧比喻成巨无霸,那么当下的世界音乐剧舞台已经进入了“后四大名剧”时代,无论阵容、语言还是内容、形式,音乐剧正呈现出多样化的态势。

  在音乐剧的制作规模上,既有四大名剧这样超豪华制作的大型音乐剧,也有一些“小而美”的音乐剧,有的甚至只有两三个演员。比如去年在上海上演的音乐剧 《我的遗愿清单》,演员很少,却十分精致。这部音乐剧把“生命”的主题缩影在两个少年身上,通过一个有笑有泪的故事探讨了成长教育中最沉重的话题。

  在音乐剧的内容上,既有主流的商业大戏,比如即将登陆上海的百老汇大戏 《芝加哥》,也有一些题材较为新颖的音乐剧,比如将要在文化广场上演的《吉屋出租》和《长靴皇后》。

  《吉屋出租》 讲述一群生活在纽约的年轻人住在租来的房屋里,怀着各自的抱负,为理想不懈努力的故事,是一部难得的关注当下年轻人生存状态的音乐剧。《长靴皇后》取材于真实发生的故事。讲述的是一家传统鞋厂的继承人查理背负起拯救家族产业的重任,在举步维艰的时候偶然遇见了才华横溢的劳拉,碰撞出合作的火花,携手设计出闪耀的红色长靴,在国际T台上大获成功。这部题材新颖的音乐剧,以轻松欢快的旋律诠释了友谊和信念的力量。近年来在英美大获成功的《汉密尔顿》则在音乐中呈现历史思考,讲述美国“国父”级人物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故事。

  在语言风格上,除了观众熟悉的好莱坞和伦敦西区的英语作品,法语和德语音乐剧中也涌现出了不少优秀作品。比如今年初在上海一票难求的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不仅吸引了许多传统音乐剧的观众,也受到众多喜欢流行音乐尤其是法语流行音乐观众的欢迎。德语音乐剧《伊丽莎白》展现了奥地利皇后伊丽莎白的一生,被称为德奥音乐剧的巅峰。与此同时,中国国产的音乐剧也在崛起,一批青年音乐剧人才正在成长之中。

  音乐剧和歌剧没有高下之分

  在音乐剧市场日趋多样化的同时,传统的经典歌剧也在吸引观众的目光。歌剧与音乐剧都属于音乐戏剧,但两者究竟有何不同,是否有高下之别?

  陶辛教授认为:歌剧是18、19世纪的文化符号,其魅力在于历史感,在于和过去的联系。而音乐剧则是当下正在生长中的艺术形式。

  两者所使用的音乐语言不同。歌剧的音乐语言是西方古典音乐。虽然有些音乐剧所使用的唱法也偏美声,但总体来说,音乐剧和流行音乐是紧密相关的。

  歌剧与音乐剧所依托的音乐土壤也不一样。歌剧的土壤是精英艺术,尽管它也可以被理解为18、19世纪的商业剧,但当年的艺术家们在创作时大都将艺术性放在第一位,他们不会刻意吸引观众,而是希望观众跟着艺术家走,这是古典音乐作为精英艺术的特点。“瓦格纳从来不会去讨好观众,反而是观众会主动地去理解瓦格纳音乐中超越时代的思考。”当古典音乐历经时间的洗礼后,与当代观众之间又多了一层时间的隔阂,理解起来会有一些困难,但经典艺术的价值恰恰在于此,听众正是在弥合与经典艺术的距离中获得滋养。

  音乐剧是写给当代人的,是当下的产物,一部好的音乐剧与观众之间是没有障碍、没有距离的。音乐剧虽然在艺术语言上贴近当下,但并不等同于浅薄的快餐文化。音乐剧也可以表现严肃的、有深度的内容,而且它的表达形式更易于被观众接受。

  音乐剧中还有一类被称为概念音乐剧,它会打破惯常的叙事方式,用一种非线性的、多层的叙事方式去讲一个故事。比较著名的有《星期天与乔治同游公园》,讲述的是后印象派艺术家修拉与曾孙在美国遭遇的艺术危机。《拜访森林》 则是讲述经典的童话故事结束之后发生的“黑童话”,它汇集了格林童话中“杰克与魔豆”、“灰姑娘”、“小红帽”、“长发姑娘”等多个脍炙人口的故事与角色,并套上讽刺剧的面纱而组成一个“成人童话故事”,颇为引人深思。这两部音乐剧目前还没有中文版,将来如果能引进中国,非常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