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影视作品为何难觅好故事

2018年07月11日 10:35 来源:齐鲁晚报

  不久前,阔别电视剧市场9年的电影大咖陈坤重回电视荧幕,其主演的《脱身》未播先火。然而,情怀是诗意的栖息,市场却是无情的战地。电视剧是艺术作品也是商品,《脱身》交给市场检验后,却收到了一份不太让人满意的答案。据说是“九年磨一剑”的剧本,在电视剧上映伊始便作为金字招牌和卖点被反复提及,实际上却是剧情乏味无聊又冗杂,不仅掺杂了太多不必要的狗血家常,无处不在的“巧合”也让人诟病。最终,《脱身》在豆瓣上的评分从最初的7.3分跌落到了6.6,超三星的好评绝大部分是冲着陈坤给的,很多人坦言是靠演员在强撑着看戏。

  近两年的小鲜肉霸屏,曾引起不少观众对其稚嫩、浮夸演技的吐槽,但如今,为什么像陈坤这样的大咖也难以俘获人心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从《甄嬛传》《琅琊榜》到《白夜追凶》《人民的名义》,从“IP+流量”逐渐失灵到“老戏骨”“实力派”重回影视舞台中心,种种趋势表明,观众对于影视作品的质量越来越重视。不少资本意识到仅凭小鲜肉是无法支撑影视作品口碑的,于是纷纷开始实施“小鲜肉+老戏骨”捆绑模式,但他们似乎仍然没有意识到,好的故事才是核心。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有一段文学与影视的“蜜月期”,作家们为影视行业提供改编所需要的小说底本和故事原型,比如莫言小说改编的《红高粱》、苏童小说改编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也因此催生了一批经典影视作品。但是,随着资本的不断介入,文学为影视做嫁衣的现象日趋严重,甚至诞生了一批以“影视化”为创作目标的作家,这直接导致创作变得漫不经心,作家的语言变得随意而粗糙。发展到现在,90后、00后是影视观众的主力军,这些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从小看动画片、动漫、短视频,玩电脑游戏,阅读网络小说、鸡汤文,他们欣赏或习惯了夸张、玄幻、盗墓、穿越、无厘头等表达方式。资本为获取最大的市场回报,投其所好,影视市场充斥着大量网生作品。从女性观众热爱的《甄嬛传》《琅琊榜》《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到男性观众追捧的《鬼吹灯》《大主宰》《斗破苍穹》等等,都来自于网络文学作品。

  关于影视文学的创作以及网络文学IP的特点,曾有人这样举例:在曹雪芹笔下,林黛玉是“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时似弱柳扶风”;琼瑶剧盛行时,紫薇是“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眼如秋水,目若晨星”;到了偶像剧时代,《泡沫之夏》的伊夏末则是“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眼睛像海水一样,皮肤很白,是象牙色,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如今“大女主”“玛丽苏”成了观众的心头好,影视剧中的演员美则美矣,再看原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白浅,全文对她的外表描述只有8个字:四海八荒第一美女。

  如今的影视文学,在镜头语言的重新组织之下,严肃文学和类型文学的差异化被取消了,只剩下故事情节的起承转合,那些本来应该属于艺术细部的精雕细刻变得毫无意义,叙述的技术、想象的翅膀、语言的韵律通通消失。创作者或许期冀影视制作团队会通过镜头赋予作品生命力,事实上,一部苍白的原著又怎能在荧屏上凭空变得丰富、饱满、鲜活?没有好的故事蓝本,导演、编剧不可能点石成金,演员也无从演起,即使演技再好的演员也只能沦陷在狗血、蹩脚的剧情里,勉为其难地自圆其说。

  许多这样的影视作品,动辄斩获几亿甚至十几亿的票房,或者在荧屏上热播,投资方赚得盆满钵满。如此一来就成了恶性循环,烂片、烂剧越来越多,就像知乎上的一条段子那样,“轻轻松松就能赚钱,为什么非要劳心劳力呢?”   

  但是,在娱乐消费逐渐变得理性的趋势下,靠大咖或小鲜肉就能“圈钱”的日子相信很快就要走到头了。如何通过口碑推动电影产业的发展,除了电影人之外,也是市场与投资机构都应该考虑的问题。想拍出《三傻大闹宝莱坞》《摔跤吧!爸爸》这样从故事到深度都叫我们望尘莫及的作品,不是几个明星面孔就能解决的。前不久在上影节摘得“年度精品网络电影”的《我是好人》导演邢键钧曾说过,随着互联网娱乐的发展,网生内容一定会成为一种趋势。然而,归根结底,讲好一个故事才是根本。

  想起日本电影导演黑泽明的一句话:电影是一个容器,它可以容纳人生的各种情感体验,将那些本来游离于电影之外的生命最初的感动和欢笑、痛楚与悲喜清晰地展现,让所有人一同分享。没有好故事的影视作品,相当于没有灵魂,这样的容器空空如也,又怎能引起人的共鸣?这一点,值得我们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