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为出版业高质量发展指明方向

2022年05月13日 10:05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开栏的话 中宣部近日印发《关于推动出版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从6个方面提出20项主要措施,对新时代深入推进出版深度融合发展作出全面安排。本报今日起推出“出版融合 破茧成蝶”系列报道,请业界人士解读《实施意见》的重点、亮点,展示产学研各方反响,以及贯彻《实施意见》的具体举措,以期为推动出版融合发展开新局提供指引。

 

□本报记者 尹琨

中宣部近日印发《关于推动出版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从6个方面提出20项主要措施,对新时代深入推进出版深度融合发展作出全面安排。作为中宣部首次就出版融合发展领域专门发布的政策文件,《实施意见》在业界引发强烈反响。《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日前对话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解读《实施意见》中的重点与亮点,为出版单位贯彻落实《实施意见》要求,探索融合发展新模式、新业态、新领域提供参考和指导。

“一脉相承”更强调创新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媒体融合发展,作出了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2014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2015年,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财政部印发《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2020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梳理8年来国家层面出台的相关政策文件,魏玉山表示,《实施意见》出台,是出版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论述、贯彻落实中央要求的具体体现。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指出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出版业“十四五”时期发展规划》强调壮大数字出版产业。魏玉山认为,《实施意见》按照国家与行业规划的部署安排,对出版融合发展的目标、方向、路径、措施等作出了全面部署。高质量发展必须融合发展,《实施意见》为出版业在“十四五”时期甚至未来更长阶段实现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

值得关注的是,国家新闻出版署自2021年起启动出版融合发展工程,从产品、平台、机构、人才4个方面设置子计划,打造示范样本,发挥出版融合发展引领带动作用。《实施意见》与出版融合发展工程相互支撑,政策指引与重点布局形成合力。“从出版业自身发展来看,《实施意见》把出版融合发展提升到新高度,标志着出版融合发展进入新阶段。”魏玉山谈道,站在新的历史阶段,出版业如何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与能否实现深度融合发展密切相关。特别是面对深度融合发展存在的困惑与挑战,业界亟须出台这样一个提出破解思路、明确具体举措的指导性文件,推动出版业提升融合发展的整体能力和水平,在各个方面实现高质量发展。

“可以说,《实施意见》落实中央文件、国家和行业规划要求,内容既一脉相承,又有新的发展,此时出台十分必要与及时。”魏玉山说。

“新提法”“新要求”值得关注

在魏玉山看来,《实施意见》的6个方面均有不同于以往文件的新提法出现。

《实施意见》将出版融合发展作为战略写入文件尚属首次,表明出版融合发展的地位更突显。《实施意见》对融合发展目标作了更加清晰的阐释,为出版单位融合发展要达到怎样的程度指明了方向。在统筹规划发展布局部分,《实施意见》首次提出培育出版融合发展第一方阵和示范矩阵,并对出版融合集约化、差异化发展作了进一步描述,对出版融合发展水平提出更高要求。

在强化出版融合发展内容建设方面,魏玉山认为“提高优质数字出版内容的到达率、阅读率和影响力”是首次出现的提法。以往业内多关注数字内容的生产,现在更加强调效果,是对融合发展提出的新要求。此外,“形成品类齐全、内容丰富的出版融合发展资源池和项目库”以及“推出更多具有中国特色、世界影响的数据库项目”,为如何打造精品内容提出更为具体的要求,值得出版单位关注。

在充分发挥技术支撑作用方面,魏玉山提出对前沿技术“探索应用”与对成熟技术“应用推广”值得关注。“技术发展日新月异,出版单位并不是先进技术的研发主体,但可以成为运用先进技术的主要用户。有的出版单位注重前沿技术,却忽视了离真正应用还有较大差距。”魏玉山表示,在探索应用前沿技术的同时,出版单位要提高技术的适用性和有效性,技术不见得非常先进,重要的是能够应用和推广。

在重点工程项目、人才队伍建设以及保障体系方面,魏玉山关注到,《实施意见》首次提出用好重要展会平台,全面展示出版融合发展重要成果,并对如何发挥产、学、研、用各方面作用,建强融合发展人才队伍提出具体可操作的意见,在以往文件基础上更加全面深入。

在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方面,《实施意见》提出“在出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整合、出版与其他行业跨界融合等方面,加强改革创新,不断拓展融合发展新模式,形成数字时代出版融合发展新优势”。魏玉山表示,出版业提到融合,多是与技术的融合,对与其他产业融合关注度不够。这句话为出版业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打开思路,找到出版产业融合发展新的增长点。

吃透精神方能落到实处

《实施意见》立足出版单位发展实际,回答了为何融、融什么、怎样融的问题,进一步理清思路、凝聚共识。魏玉山表示,出版单位要结合自身的资源、禀赋,确立产品和服务方向,不能被技术牵着鼻子走,更不能盲目跟着热点走。无论是与技术融合,还是与其他行业融合,关键是充分发挥自身人才优势、品牌优势、资源优势,形成优势互补与合作共赢。

对于出版单位来说,首先要认真学习《实施意见》内容,吃透文件精神。对于《实施意见》中提到的重点工程、项目、展会等,要认真组织、积极参与。在掌握文件精神的基础上,更要创造性地开展工作。

“《实施意见》为制定地方政策、企业政策提供了上位法依据,预留了进一步细化的空间。”魏玉山表示,在《实施意见》提出的原则性、目标性要求之下,各地党委宣传部、地方出版集团、出版单位可以根据《实施意见》指明的方向,出台结合自身实际的政策措施,将《实施意见》精神落到实处。如根据国家层面的出版融合重大工程,配套开展地方工程,结合出版单位发展和人才队伍建设需要,设立科学有效的奖励激励制度等。

《实施意见》坚定了行业推进出版融合发展的信心和决心。魏玉山提出,近年来,出版行业数字化、网络化发展成效显著,为产业数字化奠定良好基础。贯彻落实《实施意见》要求,出版单位推动深度融合发展要向移动化、视频化、知识化、有声化方向持续发力,不断加大出版产品的市场化开发力度,通过与更广泛的产业融合,不断提高数字产业化发展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