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为成为世界博物馆强国奠定基础

2022年06月23日 09:59 来源:中国文化报

本报记者 刘海红 采访整理

从宏观来看,我国博物馆总数居全球前五,已经进入世界博物馆大国之列,当前,我国博物馆事业正处于黄金发展期。一方面,因受近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等带来的经济增长放缓影响,未来5年,我国持续多年的新建和改扩建博物馆数量增长趋势可能会减缓;另一方面,“大浪淘沙”后,我国博物馆体系会更合理、结构会更优化、类型会更丰富、分布会更均衡,这将为成为世界博物馆强国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可以看到,从艺术圣殿到城市客厅,博物馆的转型已经让其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参观博物馆成为越来越多人日常学习、休闲的方式之一。在此基础上,未来5年,博物馆将进一步突破建筑场馆的制约和开放时间的限制,通过现代信息技术在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上持续拓展,增强沉浸感、互动感,更好地满足人们随时随地、随心所欲享受博物馆文化服务的需求。

当前,我国已形成以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国家级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河南博物院、山东博物馆等省级博物馆为龙头,其他市县区各级国有博物馆和中国丝绸博物馆等行业博物馆为主体,建川博物馆、观复博物馆、大唐西市博物馆等非国有博物馆为重要补充的博物馆体系。同时,博物馆在藏品保护、陈列展览、学术研究、教育传播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绩,社会影响日益扩大,国际交流更加深入,在推动全国基层博物馆完善功能、省市级博物馆高质量发展、部分国家级博物馆具有较大国际影响方面具备了良好的基础条件。

然而,随着博物馆的社会关注度日益提高,人们对博物馆的要求也日新月异。目前,我国博物馆发展还存在一些短板,其一是许多基层(主要是县级)博物馆只具备基本的收藏和展示功能,难以全面发挥博物馆的保护、研究、教育、传播等社会功能;其二是博物馆的体系、结构还不够完善,从国家级、省级、市县级博物馆来看,各方面都有“头重脚轻”的现象,东部、中部、西部地区差异明显、发展不平衡,博物馆建筑外观、藏品、展陈、教育等方面的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博物馆的个性化、差异化、特色化发展不够;其三是受管理体制和政策制约,国有博物馆的建立、运营和发展普遍依赖国家财政支持,自身造血机制缺乏、生存能力偏弱,可持续发展能力有待提升。

因此,未来5年,我国博物馆需要在满足公共文化需求、促进文化平权、优化分众服务等方面进一步加强,这需要注重以下几点:一是通过“流动博物馆”等形式扩大博物馆对边远地区民众的服务,弥补博物馆主要集中在城市和发达地区的不均衡缺陷;二是关注并强化对老年人的服务设施、服务项目、服务内容的建设,积极适应我国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助力建设老年人友好型社会;三是加大对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常态化而非节日化服务,发挥社会公共机构导向作用,引导全社会关注关爱弱势群体。

从城市发展来看,博物馆发展应立足所在地的地域文化特色、博物馆自身定位、拥有资源优势和场馆特色等。近年来,国内一些地方发挥博物馆集群效应、打造“博物馆之城”,这的确是促进地方博物馆事业发展的有效途径。事实上,这在国际上也是较为常见的方式,比如美国纽约的“博物馆一英里”、华盛顿的“国家广场”,德国柏林的“博物馆之岛”等。

这种模式必须立足于资源的富集和文化底蕴的深厚,并尊重博物馆建设、发展和管理的客观规律,不能为打造集群效果而人为凑数。近年来,不少城市通过补贴引进、给类博物馆挂牌、兴建馆舍等方式打造“博物馆之城”,但多流于形式。其实,在不具备资源等优势的情况下,与其片面追求博物馆建设数量,不如集中资源和力量建设一座高水平的博物馆,打响其品牌则能事半功倍。

从微观来看,个体博物馆的可持续发展也需要关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要有恰当的定位,明确自身的具体宗旨、使命以及收藏展示的主题与边界,不要好高骛远、贪大求全;其次,要立足地域文化资源和自身藏品资源,全面深入地挖掘历史与文化内涵,依托它们开展展陈和教育活动;再次,要扎根所在城市和社区,培育观众、博物馆之友和志愿者群体,以此为基础向外拓展生存和发展空间;从次,实体场馆要尽量选择交通便利的区位,并积极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拓展博物馆的时间深度与空间广度;最后,要争取将博物馆的建筑打造成当地地标式的人文景观,通过强化博物馆形象来集聚人气和保持热度。

从技术革新来看,过去20年,当代信息技术对博物馆的革命性颠覆无疑是国际博物馆事业发展的最大变化。跨界融合、数字技术等正在深刻重塑当代博物馆的形态、功能和关系。在互联网时代,博物馆信息系统架构、新媒体语境下博物馆信息传播方法、大数据视角下的博物馆藏品信息登录、基于物联网的藏品保管保护技术、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对于陈列展览手段的革新、由人工智能参与的博物馆观众行为分析等,都将成为技术革命下博物馆发展和研究的新领域与新方向。未来一段时间内,方兴未艾的智慧博物馆应该是博物馆建设集大成的最佳实践,而异军突起的元宇宙可能成为博物馆内容供给和场景创建的最佳体现。

(受访人系上海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司长。)